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图片列表 > 文章 当前位置: 图片列表 > 文章

胭脂醉,时光碎

时间:2017-01-25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文/簖箫残语

晨雾的光,那般忧伤。弥漫着的真,萦绕着痛,在肆无忌惮地来回放荡,赋着没有诗情的画意。
一缕秋风袭来,原以为能永远沉淀下去的往事,可以埋葬到尸骨无存,以至于完全可以瞒天过海,掩古欺今;可是谁能料到,今年的风还是轻车熟路,捎着去年的气息,原路吹回,拂醒我封进在口袋的记忆,风似乎比去年更热情,骚动着荒芜了很久连现在还寸草不生的心。
物是人非花已尽,只是秋风又弄人。
心湖的涟漪阵阵,随着被延迟依然感动的泪水的坠落,纹纹向远处荡开,打弯夕阳下被拉长的携手天涯眷影,最终在鲁莽仓促的还有余热水波里被一一冲散。
简简单单的我匆匆忙忙地走过了平平凡凡的二十几年还没有来得及给起名的岁月,人们都管它叫,青春,我私下偷偷地呼喊着:匆匆那年。
现在,临近十月的花,还想开放,却失去了最后一丝微笑的勇气。
依然记得那年秋天起,喜欢一个人靠在窗户边找一个适合的角度数着枝头上的麻雀,到有一天光秃秃的树梢再也支撑不起一只鸟的重量时,我习惯地去掠获,你偷偷看我的样子。
坐在教室最不起眼的位置,每天继续着,千天一律的生活,极其像着十月的花,默默地掩盖于大地的荒凉,从未开放,也从没有卯足勇气。
又是一个放晴的午后,我习惯地坐在窗边,吮吸着久违的阳光,极享受这接近透明的质感,细碎地洒在桌面上,像是躺在细软的被窝里,纵享丝滑,让光线在我手掌中一粒粒地抽丝拔节,一曲歌声,战火纷飞了我原久久把持的平静。
那年10月17日,是命运打了盹儿,让你我相遇于同桌。阳光把木芙蓉花开当作的跳板的日子,总是暖暖地。你爱文字,更好于音乐歌曲,我偏音乐,更钟情于文字;你喜欢我情丝用笔划过你的心迹,我疯迷于你倾情于歌声的情感忧郁彻底。我用忧伤陪自己的笔发呆,你用可爱挑逗的歌句在我面前耍无赖。
被你欺负后,我故意装成不想理你,任你讲我一直想问你的曾经的事迹,哪怕关系到你的秘密。就是想看看你也有被我气的,直跺脚,想要抓狂发泄无地后又来讨好我,又像被宠坏的小孩子样,吐舌头,扮鬼脸,说俏话,来挑逗我时,嘴角弯成那种几近夸张的弧度,我还是无视时,你无计可施后生气,我赶紧把手言欢地像你道歉时,你开心的花枝乱颤。
你是那样地一个率性的女孩儿,几乎从不遮掩自己的情绪,开心就笑的没心没肺,歌声无止休;伤心就会抱着我的手臂,哭的外界在你眼中都单纯地是一块玻璃,清澈透明。等到你再也流不出半滴眼泪时,我开始用灵恸情愫滋润我久涩的笔,在你的歌声渲染下拼凑出一滴滴泪一朵朵鲜花来祭奠我们即将逝去的流年怀伤。
非常清楚地记得,那时我语文的朗读能力忒差,你给我的一个拉勾勾的奖励:我每天语文早读,只要认真地读一篇文章,你都会给我唱一首,任我点。从此以后,我的早读有了主题,也有了意思,也有了特殊令别人羡慕的话语。
一个略有娇气,不食人间烟火的百花仙子,连吃什么都会很挑剔。一吃瓜子,嘴就起泡的你,却瞒着我硬是给我剥一粒,自己吃一粒,说这样,我吃下以后就不会再孤单了,偷偷地攒够一千零一粒,没有一粒是有过损伤的瓜子仁,在光棍节那天一粒一粒地数到我手心,整个过程的眼神及表情,在心间一一录影。才恍然知道你嘴里几个泡,吃不成饭真正的原因,打死你都不肯承认,还非要骗我说是染了口腔溃疡。
那年高三,寒假在即。眼看别离后,就是遥遥无期,你说,送我本书——《悲伤逆流成河》给我作为礼物,也是我看的第一本小说。里面夹着十张双面写着满满的信字,把我寒假部署有规有矩,包括该在什么要去想你。
你借着蝶追马蹄馨香向我辐射,这一路的歌谣,清晰明亮,我一直守望聆听,春盛秋零,伤了飞鸟,悲了夕阳,哪怕只是瞬间,却已够痛彻千年。
喜欢站在树下看阳光从树叶风中射过来,空气中的尘埃在迷乱的光纤中舞着迷离的华尔兹,然后留下一地斑驳的我们一起跳华尔兹的影子,我I还固执地自作多情认为:这是阳光为我们心碎的颗粒。
喜欢站在雨中,任雨水打湿脸颊,洗过心田里沉淀的泪水结晶,想借着雨,回到我们一起躲在屋檐下的雨天。
我总是不厌其烦地追忆过去,感慨人事全非,感慨被时间拉开的那段距离失去质厚的空虚感,感慨那些熟悉不在的画面,感慨时间一直隐藏不曾流血的伤口,然后再找一件事,一个情景画面来加重伤势。在复杂轮回中索取点更真切的感受,害怕自己把疼痛忘了。在年华似水的午夜,自己的心一点点仿佛要老去,人与人间的感情是那样的脆弱,紧皱的眉毛就足以将它戳穿。一切隐隐的疼痛如你体温暖过的水在肌肤上滑过,我读出了温度,风在沉吟,思绪在下滑。
时间,是最专制的独裁者,很多东西容不下我去缅怀,于是我孤孤单单地在独行在匆匆那年。如若,我对生命还背负着愧疚,那是因为美的几乎虚伪的容易沾染了疼痛。
我埋头不问世事,生活遍褪去了浓浓的虚假胭脂,记忆就少了那些自己不能提及的名字,因为时光被世俗侵蚀的沟纹纵横,只倚窗听凉风起伏。如若,有一个秘密藏于笔端,那一定是我伊始的希望,为了完成宿命的轨迹。
今天,无法如同昨天一样,满怀信心地看着多情地季节,我将如何续写这个无奈地结局,或者将它遗落在烟云里。看着漫山的颜色在变,街道旁的尘土飞扬再落下,我只身沉默在阴暗的角落里,不想被任何人看见自己。
蔷薇干枯地挂在藤上,像黯淡在夏天角落被遗忘的笑容。黄昏的天空由橘红色逐渐转为暗淡的玫红,云吧天空压的很低,仿佛触手可及,在人群铺开的地平线上,白昼沉降下去,在短暂的时间里,你会不会感觉到我在记忆里离你很近,很近。
QQ312517338

上一篇:拉着你的手

下一篇:许页温柔,半生通透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备案ICP编号  |   QQ:81962480  |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  |  电话:12345678910  |  
Copyright © 2018 天人文章管理系统 版权所有,授权www.55tr.com使用 Powered by 55TR.COM